西門吹雪

西門吹雪

能力值

武力 90%
輕功 80%
智力 80%
人氣 95%
超人值 50%

必殺技

  • 一劍西來
  • 武器 : 一柄形式奇古的烏鞘長劍
  • 劍法風格 : 鋒銳犀利,不留後路

弱點、強敵

  • 《鳳舞九天》中的宮九
  • 愛妻
  • 型過頭

空想分析

冷如冰,寒如雪。
唔好以為佢只得一招, 勁得去邊!你錯啦~西門吹雪勁到極爆!
西門吹雪同葉孤城大戰勝後, 更上一層樓!! 你可以話葉孤城更強, 筆者無法否認, 只可以話60/40之分。

但唯有強敵是在《鳳舞九天》中的宮九(M男), 若不是有嗜好, 陸少鳳加上西門吹雪都無得打。

西門吹雪的劍是殺人的劍,「我的劍不是用來看的」,他的劍法是殺人的劍法。
「當你一劍刺入他們的咽喉,眼看著血花在你劍下綻開,你若能看得見那一瞬間的燦爛輝煌,就會知道那種美是絕沒有任何事能比得上的。」這就是西門吹雪的美學。

「月圓之夜,紫金之巔,一劍西來,天外飛仙」

角色介紹

整部《陸小鳳》系列,每次看到“白衣如雪”、“背著形式奇古的烏鞘長劍”的描寫我就會很激動。西門吹雪從來都沒有讓我失望過。
西門吹雪吹的不是雪,是血,他劍鋒上的鮮血。
說他無情,並不是真的沒有感​​情。他也曾娶妻生子。他不只會殺人,他甚至曾經救了一心想要殺他的人。他說這世上有許多感情遠比仇恨更偉大。

他極少笑,可是偶爾展露笑容,就如同春風吹過大地,連遠山上亙古的冰雪也會融化。他一向獨來獨往,卻也有朋友。他曾經奮不顧身為朋友擋住極厲害的仇人的追殺。他們的交情如同君子相交般平淡如水,平淡下卻是兩顆誠摯的心。說他無情,也許只不過是因為他從來不願顯露感情。

因為他已決心將更多的生命專注於他所信仰的“道”,他的“道”,就是劍。
遠山上冰雪般高傲的性格,冬夜裡流星般閃亮的生命,天下無雙的劍。
他的劍法只有一種——殺人的劍法。他輕輕吹了吹劍上的血,血珠輕輕地在空中劃了道弧,落在地上,滲入泥土中,轉眼只剩下淡淡的痕跡。劍依然如雪般閃亮,映出一張蒼白落寞的臉。他的眼神說不出的疲倦說不出的寂寞。
與葉孤城一戰,絕對是空前絕後的一戰。兩人雖是對手,卻同樣是知己。同樣絕世的劍法,同樣孤高的性格,同樣的寂寞。仇恨並不是他們全部的感情。仇恨中包含了了解與尊敬。而這仇恨本身也是先天的,被動的,無奈的。也許葉孤城恨的只是既然生了葉孤城,為什麼還要生西門吹雪。也許西門吹雪恨的也是一樣。這一戰並沒有失敗者。若一定說有,那就是葉孤城敗給了自己,敗給了自己的名利之心。或者,是因為他已不忍寂寞。
西門吹雪了解葉孤城。所以當葉孤城本應有把握的一劍忽然出現偏差時他就明白了。 “既然要死,為什麼不死在西門吹雪劍下?能死在西門吹雪劍下,至少總比別的死法榮耀得多。”到最後,葉孤城是感激西門吹雪的,西門吹雪是尊敬葉孤城的。 “我用那​​柄劍擊敗了葉孤城,普天之下還有誰能配讓我再用那柄劍?”西門吹雪成全了葉孤城,葉孤城至少得到了他最後想要的最乾淨最榮耀的死法。可是西門吹雪自己呢?這種成全的代價,是以後永遠獨自品嚐孤獨的寂寞。
“西門吹雪至少有一點是別人學不像的。”
“他的劍?”
“不是他的劍。是他的寂寞。”
遠山上冰雪般寒冷的寂寞,冬夜裡流星般孤獨的寂寞。
古龍說只有一個真正能體會到這種寂寞,而且甘願忍受這種寂寞的人,才能達到西門吹雪已經達到的那種境界。
這也許也正是葉孤城與西門吹雪的差距吧。他已體會到寂寞,卻終於不甘忍受。
高處不勝寒的寂寞本就只有身在高處的人才能體會。西門吹雪就是那種“明知高寒,偏愛高寒境”的人吧。
有人說“假如人的品德能像雪那樣潔白,而心地不像雪那樣冰冷,該多好”。可是有些潔白,卻正是用冰冷表現的。人們總是責怪雪的冰冷,雪不解釋,他只用潔白答復一切。
如雪蒼白的衣袂。
如雪蒼白的劍鋒。
如雪蒼白的側臉。
如雪蒼白的寂寞。

西門吹雪,是古龍的武俠小說《陸小鳳傳奇》中的人物之一。

西門吹雪外號「劍神」。擅長用劍,劍法超絕。喜穿白衣,面容冷峻。

西門吹雪以劍法立足江湖,其人不苟言笑,嗜劍如命,取人性命在電光石火之間,視殺人為藝術。所居住的萬梅山莊,如西門吹雪這四個字一樣,聞之令武林人生寒。

西門吹雪生性冷僻,只有陸小鳳才勉強算是他的朋友。他始終以劍道為生命的最高追求,書中大多時候給人無情、冷漠的感覺。

他曾與白雲城主葉孤城在紫禁之巔決戰,最終戰勝了葉孤城。

西門吹雪武功奇高,境界已經去到無劍勝有劍的境界,只有在對付劍術高明的劍客,才會用劍。

西門吹雪唯一的女人就是他的妻子——峨眉四秀之一的孫秀青,並且他們生有一個孩子,因心中有情而致使不能發揮劍道; 在紫禁之巔決戰後,西門吹雪離開了妻子,回復心中無情。在古龍的世界,只有寂寞和無情,才能發揮出劍的最大威力。

西門吹雪與萬梅山莊

古龍設計西門吹雪與一點紅不同,一點紅的戲份都是情義糾葛、愛恨交錯,雖說殺手無情卻令人感覺有血有肉。西門吹雪則經過刻意純化,全由對比來刻劃具體形象。

西門吹雪的色調運用只有三種:白、黑、紅,衣褲全白、劍鞘烏黑、鮮血殷紅。白衣黑劍製造一清二楚的人物形象,白衣染血則有一種易水悲歌的慷慨激昂。

西門吹雪住在萬梅山莊,可是他不賞梅花。根據書中所述,西門吹雪把殺人當做是一種藝術,唯一懂得欣賞的,是抽劍時敵人傷口飛濺的血花。居住在萬梅山莊,可以歸納出幾種原因:

第一種:不殺人的時候可以「望梅止渴」。

第二種:臨摹梅花畫血花,如同《火鳳燎原》書中張飛血墨繪桃花。

第三種:利用「梅」「雪」做對比。如同上文的色調運用,梅與雪本來就是很經典的紅白對比。宋.盧梅坡〈雪梅〉之一:「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。」既然叫做西門吹「雪」,當然要住在萬「梅」山莊,相互映襯意境自生。

Share

Recommended Pos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